临时发生的职工培训费属于什么成本-临时培训计划工厂工人

创业创新 10 0
■2024新春走基层 “菌棒灭菌是否彻底怎么判断?”

2024新春走基层

菌棒灭菌是否彻底怎么判断?”

“接种后菌种不萌发或生长不好是什么原因?”

“菌棒林下管理该注意什么?”

……

2月1日,广西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四荣乡的林菌复合种植示范基地像过年一样热闹。从段木加工,到高温灭菌、接种、菌棒培育、炼棒,再到入畦覆土,广西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食用菌服务团团长覃培升,正在给当地的种植户们上技术培训课,对灵芝生产各个环节进行现场指导。

年前正值灵芝生产关键期,菌丝生长得好不好,刚覆土的菌棒种植情况如何,基地负责人罗兆生心里没底,担心等到年后来不及,便向覃培升打去了求助电话。第二天,覃培升就从南宁驱车三个半小时赶到基地——融水县四荣乡一个叫山猪坳的地方。山猪坳是过去的名字,现在村民更喜欢叫它灵芝谷。

一到基地,覃培升就马不停蹄地查看菌棒培育、炼棒的情况。基地的看院犬大黑和二黄欢快地跑来,亲昵地跟着覃培升。

与此同时,附近的许多种植户听说“覃老师”来了,都带着问题赶了过来,便有了这样一次临时的技术培训课。

覃老师是融水种植户们的老朋友。

20多年前,在广西大学委派下,覃培升团队深入融水开展调研,发现这里的九万大山,贝水环绕,林业丰富,温湿适宜,于是建议当地尝试栽种灵芝、茯苓、竹荪等药食同源、效益较高的食用菌等,发展林下种植食用菌产业。

此后的20多年,团队致力于推动融水的食用菌种植发展,不停往返于南宁和融水之间。像这样的临时技术培训课,频繁地开在林间地头、基地大棚。

融水县杆洞乡的王贵田是食用菌种植的受益者之一。这次,听说覃老师要来融水,他早早到了基地。对于新菌种的培育,他还有一些困惑想要请教。

临时发生的职工培训费属于什么成本-临时培训计划工厂工人

“我从2000年开始就到广西大学的食用菌培训班学习,从个人种植起步,到现在有了菌种生产和菌棒生产两套生产线。灵芝、茯苓种植从1个屯扩展到8个屯,从1个村发展到1个乡,这都是覃老师他们团队手把手带出来的。”王贵田说,“无论什么时候请教,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指导解答。”

在上培训课的同时,生产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工人们带着新年到来的喜悦忙碌着,砍斫段木的声音和着鸟鸣,像清脆的鼓点在山间响起。高温灭菌,枫木香味蒸腾;菌种培育,菌丝无声生长;高山林下,灵芝悄然孕育。

罗兆生的基地主要通过“高校+农业龙头企业产学研用推融合”的模式发展。广西大学提供指导服务,企业统一提供优质种源、菌棒、种植技术指导、经营管理,带动企业和农户规模化、标准化发展,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就业和增收。在基地,有20多名工人从事生产,大都是附近的村民。负责段木加工的四荣乡南团村村民梁楚娟说:“每个月工资四五千,下班还能在家看小孩,比去外面打工强多了。”这也使当地有了一句顺口溜:“上有林,下有灵,老百姓越过越开心。”

“没有广西大学新农院,没有覃老师带领的专家团队,就没有我们融水食用菌产业的快速发展。”融水县经济作物站站长杨再锋说,“以灵芝产业为例,如今,我们融水灵芝已经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全县灵芝种植面积约7000亩,年产量1550吨,产值1.4亿元,参与灵芝种植和销售的经营主体有30多家,产业辐射带动全县2400多户农户,年户均增收6000元以上。”

培训的最后一个环节,是灵芝菌棒的入畦覆土。“这个场地很好,七分阴,三分阳,土是沙土,排水顺畅,覆土盖在菌棒表面3厘米左右,便于生长……”覃培升一边查看基地灵芝菌棒的覆土情况,一边进行细致的讲解。

一堂现场课结束了。覃培升擦了擦手上的泥,斜站在山坡上。在高耸的林木下,他缓缓地说:“剩下的就交给森林了,等到了6月灵芝丰收季,我们再来看,灵芝一朵挨着一朵,长满杉木地,一片‘金’红。”

(本报新春走基层融媒体报道组:张树伟 易鑫 周仕敏 冯子琪 通讯员 贾琦艳 执笔:易鑫)

《中国教育报》2024年02月05日第1版

作者:本报新春走基层融媒体报道组

版权声明 本文地址:http://vickllny.co/post/2108.html
更多文章资讯请查看标签分类标签:http://vickllny.co/?Tags

欢迎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暂时没有评论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扫码二维码